金剛寺布楚活佛法相


  布楚活佛的父親名為鄧珠仁欽,是原西康明正土司的輔政大臣,即瓦斯碉鍋莊之后裔。母親名為澤央卓瑪,是末代明正土司之女。在活佛八歲之際,由康藏大伏藏師康東吉麥多吉確認為金剛寺甲色白瑪特確活佛之轉世靈童,當時由布楚活佛之曾祖叔著名大德日庫呼圖克圖給布楚活佛賜名為甲賽居麥旺嘉多杰。
  在九歲時又由主寺多吉扎的曲桑仁波切主持,在康定金剛寺舉行坐床儀式,并賜法名為居麥朱必旺波。之后,由于時代變遷,仁波切承受了生活上的種種磨難,但仍沒有放棄學業,在業余時間自學藏漢文。
  從1978年起,活佛先后依于土登尼瑪活佛、曲扎大堪布、古魯俄熱堪布、擁通活佛、多智欽活佛、多吉扎江白落桑法王、白雅活佛、白瑪格?;罘?、旦必旺旭活佛、益西德鄧活佛、白瑪郎甲堪布等等高僧大德處學習佛法,領受傳承。
  由于土登尼瑪上師是康區著名的成就者多欽則·益西多杰的第三世活佛,多欽則歷世活佛都是歷代明正土司的根本上師,依此殊勝因緣土登尼瑪活佛就成為了仁波切的根本上師,不僅給予了眾多教授,更以身體力行的身教給仁波切以深刻的影響。
  1987年,按土登尼瑪上師的囑咐,仁波切參加了籌建大藏經對勘局及藏文《大藏經》的對勘、出版工作,至今已達十八個春秋。仁波切為了能將人類的寶藏得以重現光芒,不辭艱辛,行程千萬里,先后往返于西藏、青海、甘肅、四川等藏區和五臺山等地,收集了十幾種珍貴的藏文大藏經版本。仁波切不僅將滿腔的熱情傾注在保存宏揚傳統文化的事業上,更將無盡的慈悲之心遍灑于有情眾生,即使在成都也常有來自各地的居士前往學法拜望,仁波切仍百忙之中不辭辛勞為他們開卷演法,并且利用他兼通藏漢的優勢,翻譯了不少法本,從而為居士的學習提供了更明確可依的學修次第。
  1994年他前往寧瑪派殊勝道場之一,青海果洛洲多智欽寺圖巴上師處領受《大寶伏藏全集》(寧瑪派近傳伏藏傳承匯集)灌頂大法會,他為了更好的培養慈悲心發愿從從灌頂法會開始之日,即6月1日起,開始素食至今;多年來在繁忙的工作中,他都要盡力抽時間參加每月一次的放生活動,在每次的放生活動中, 他還要給居士們作慈悲的開示,他認為眾生最寶貴的是生命,面臨屠殺的可憐眾生,放生能拯救眾生,使它們從死亡的極大恐怖中得以救度,是培善的增長慈悲心的佛子行。
  布楚活佛是一位嚴以律已,奉持戒律,誠實慈悲、修行精進的出家人。雖然仁波切現還在參加藏文《大藏經》的整理出版工作,沒有太多的時間為大殿重建去各地化緣,但是作為金剛寺的活佛,他有責任護持寺廟,為重建大殿積極努力籌款,這是他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