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十一世班禪經師、拉卜楞寺高僧加羊加措

       弘一大師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圣賢絕無標新立異,外表生活與凡夫并無不同,所不同者,存心而已。在世間法中覺悟,即是佛法。每每看到這里,我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一位尊者慈祥的面龐。他法相莊嚴、精神飽滿,任何時候都是那樣從容不迫、淡定自然,讓我們不由得去反觀自己膨脹的貪欲和太急進浮躁的人生。能夠給人一份安靜與從容,能夠讓追逐的腳步放慢一點,我們所得到的也許會更加充沛豐盈,懷著這樣的敬意,我開始翻閱加羊加措尊者的故事。

加央嘉措:如禪人生,圓融通達.jpg       加羊加措于1933年8月出生在甘肅省夏河縣科才草原,家中有兄妹9人,他是長子??撇挪菰窍暮幼蠲赖囊黄菰?,與其他藏區一樣,夏季的科才綠草如茵,鮮花盛開。遠處看得見的是高原的山,峰戀疊翠、綠如碧玉,近處聽得到的是騎著馬兒放羊的人唱響天際的歌聲和他們爽朗的笑聲。草原的自然風貌,樸拙而平凡的日子,帶給加羊加措大師的應該是寧靜與恬淡的生活。他是長子,必須像父親那樣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應該照顧年幼的弟妹,為父母分擔生活的艱辛。但年輕的父母,更希望這個家中的長子,穿起神圣的絳紅色袈裟,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個聰慧伶俐,善解人意,心中充滿了愛心的孩子,是最適合出家的人,而他們把自己對來世的希望也寄托在他的身上。

       1941年加羊加措尊者來到了拉卜楞寺,在大格西久美嘉措座下受戒出家,同年加入春季辯論法會,并依止大善知識嘉樣桑智。與此同時他還拜格桑嘉措、丹增嘉措、久美嘉措、金巴嘉措等大格西學修“五部大論”和“四續部”等顯密經論。由于尊者勤奮好學,天資聰慧,不久便貫通經、律、論三藏。此外,還精通語法、詩學、韻律學、醫學、天文星象學等十明學科。

       在拉卜楞寺,尊者在自己敬仰的上師們的身上,看到了智慧的能量和慈悲的情懷,這些早晚伴隨著經卷、聆聽佛法,了知世間萬象變幻無窮,通達生死輪回的智者,引導他聆聽世界、聆聽萬事萬物間的天籟,他們以自己深深的關愛,啟發他心中被深埋的感恩之心。這種啟示教育,不僅使尊者自己產生了對上師堅定不移的信仰,而且帶給了他更多的慈悲心和一種發自心底的溫暖與歡喜,他滿懷著恭敬,傾聽教誨,靜靜地守候著經典語錄,不管風起云散,用知識化解自己心中的塊壘。拉卜楞寺簡陋的僧舍和通向上師書房的小道,在他看來這里已不是一條狹窄的通道,而是審讀自己的內心,通往修行智慧的精舍和通途。

       在拉卜楞寺,尊者還悉心學習,以格魯派弟子善長于講編著的特點嚴格要求自己,他熟背多種經典:《因明根本頌》、《四大贊文》、《宗義根本頌》、《宗義寶鬘論》、《地道建立三乘飾麗》、《七十義建立之辨析》、《釋量論根本頌》、《現觀莊嚴論》、《現觀莊嚴論根本頌》、《入中論根本頌》、《寶性論》、《入菩薩行論》、《藏識根本頌》、《現觀莊嚴論辨析》、《辯了不了義論·善說藏》、《現觀莊嚴論·善說金鬘》、《緣起教理寶庫》、《四禪八定·善說賢瓶》、《中觀教理明燈》等全文及部分章節?!度胫姓撌琛っ麋R》、《俱舍論根本頌》及其大綱、《律經論綱要》、《妙音聲明論》以及有關醫學方面的論著等,尊者都能夠背誦如流。

       這些經典論著如日中升,不但開啟了尊者智慧的心扉,而且大大地提高了他的詩學修養和無礙的辯才。索解為難,詞義艱深的因明學,成就了尊者理性的思維和敏銳的判斷力。奧義深厚的宗教哲學,賦予了他直抵事物本質無掛無礙的洞察力,宗喀巴大師的贊美詩則培育了尊者敦詩書、尚氣節,恭敬敦厚的品性。

       23歲那年,尊者在拉卜楞寺數千僧人立宗答辯的法會上,他以《現觀莊嚴論》作為答辯選題。風華正茂,才學橫溢的他,從此聲譽大震,他的學識與才華贏得了大家的認可與尊重,從此,他成為拉卜楞寺眾多學者中的一名年輕的佼佼者。

       1958年,尊者25歲時,因受到“左傾”風波的影響,只能離開寺院回到家鄉,直到四年過后,他再次重返拉卜楞寺,并在丹增嘉措大格西座前受比丘戒。從此,“以戒為師”不僅是他恪守的信仰,而且也是他堅定不移的戒行。1963年,31歲的尊者榮獲拉卜楞寺“然堅巴”(博士)學位。

       十年“文革”動亂期間,加羊加措尊者被迫返回科才,那些年他雖身居村落,但依然持戒嚴謹。雖然不能公開看閱佛經,不能專注于修學,但他以自己精湛的醫術,為鄉親們治病,解除他們肉體上的痛苦。他心懷大愛,持戒如一的行為,贏得了百姓更多的尊重,在近三年的行醫過程中,他也真正體察到了老百姓的生活。他以情恕人,以理律己,以自己的行為,感染更多的人心懷善念,把生活作為自己修身養性、修煉內在品德的場所并以此警示自己,舍除自滿,寬廣心懷。

       1979年,46歲的尊者再次返回了拉卜楞寺,在十世班禪大師的經師久美成列嘉措、??凭妹来髱煹仍S多大善知識近前受密宗灌頂、傳承和教誨。五十歲時為眾多僧人授“五部大論”,并恢復講修的學風。五十二歲(一九八五年)時前往甘肅各地為甘肅省佛學院招收學僧,并任佛學院教授。尊者五十七歲時,擔任拉卜楞寺醫學院的法臺。任職三年內,給學僧們講解《四部醫典》和《菩提道次第廣論》;六十歲任下密宗院的法臺,為僧眾講授《密續四家合注》。

       尊者六十歲后還陸續擔任第八世土觀仁波切和第七世桑檫仁波切的經師。六十六歲時被委任為十一世班禪經師,并授時輪灌頂、傳承和訣竅,為利濟眾生而精進不懈。

       信仰,不僅僅是一種心靈上的皈依,更是一種播灑善念,滿懷悲憫踐行佛法的實踐行動,是終身讓路,而又不失尺寸的一種戒行,是能夠制約內心的浮躁,靜待菩提花開的過程,在加羊加措大師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以真誠的信仰實踐佛法的人,看到了一個心智上乘,學富五明的善知識。他為我們詮釋了這樣的一個道理:唯有品德的高潔,才會有學識的著附。以自己的品德修養去教導他人,讓更多的人領悟到知識的奧妙,懂得為人的道理,這才是無量的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