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為鏡,所照見之世間萬像即為心象。紀錄電影《心象》是一部關于藏傳佛教和攝影師楊延康的記錄影像?!缎南蟆窋z制組前往西藏藏區數月拍攝,跟拍著名攝影師楊延康先生的藏區紀行,呈現他在藏地游歷十年所感所悟的心象。導演牛子對影片主題的闡述是:“跟隨他,看見他所見,看見他所不見??匆娪跋駥γ娴挠跋???匆娚降撵o默,云的呼吸,自然的流轉不滯,萬物之靈的舞蹈。”

       2016年10月31日,深圳祿來傳媒公司出品、深圳著名紀錄片攝影師牛子導演的記錄電影《心象》榮獲2016意大利MIFF(MONTELUPO FIORENTINO INTERNATIONAL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蒙特盧波·菲奧倫蒂洛國際獨立電影節)最佳導演獎。開幕式及頒獎典禮在意大利佛羅倫薩古老而安靜的蒙特盧波菲奧倫蒂洛小鎮舉行。

       意大利MIFF電影節的規模雖然不大,但已經成功舉辦了四十年。此次頒獎典禮有來自全球29個國家的50多部影片入圍,包括劇情片、紀錄片、動畫片等。中國選送的記錄電影《心象》是MIFF有史以來入圍、公映的第一部中國題材影片,影片導演牛子最終榮獲最佳導演獎,意大利蒙特盧波市市長親自接見《心象》出品方和導演一行并表示祝賀。組委會及現場觀眾對影片反響熱烈,表示:“影片第一次向意大利和全世界展現了神秘、圣潔 、恬靜的東方中國,讓觀影者感受到了來自遙遠中國的心靈震撼。”

       影片出品人、制片人王琨鐠表示,關于西藏題材的紀錄片和電影很多,我們的影片聚焦的雖然同樣是宗教的國土和虔誠的信眾,但不偏重理性的分辨,更重于心的印照。我們放開視角,不再專注于符號和概念,在經幡、長頭、閉關之外,還看到吹動經幡的風,聚合離散的云,起承轉合的天地人間。

       紀錄電影《心象》制作團隊強大,出品人兼制片人王琨譜、王瑞聰,總策劃劃兼導演牛子,監制鄭會立、司徒兆敦,攝影牛子、王琨鐠、王瑞聰,編劇、后期導演、剪輯錢喻,錄音王倫等。

       影片《心象》在國內外囊括多個紀錄片大獎,包括:2014年深圳國際微電影藝術節最佳攝影獎、2015“金熊貓”獎國際紀錄片評選人文類提名獎節目、最佳攝影提名獎、2015鳳凰紀錄片盛典入圍“最佳紀錄短片獎”, 2016意大利MIFF(MONTELUPO FIORENTINO INTERNATIONAL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蒙特盧波~·菲奧倫蒂洛國際獨立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等。

       關于楊延康的印象 

       我認識楊延康老師多年,他既是我們身邊的大哥,也是我們敬佩的藝術家。這些年他都在拍攝中國信仰題材的圖片。曾經兩次獲得德國“亨利•南恩”HENRI NANNEN PREIS 2009攝影大獎。上一個題材《陜北天主教》拍攝十五年,這次拍攝藏傳佛教準備拍攝是十年。所以在他拍攝第九年的時候我們與他商量跟隨他的腳步對他和中國西藏地區進行一個記錄。同時這些年中國的高速發展,物質生活極具進步,但大城市里的人們卻是信仰缺失。我們知道信仰的重要性,希望把藏傳佛教這個有信仰的地區,人們的狀呈現給大家。這就是我們拍攝的初衷。之前的片名叫《風中的行者》但在拍攝過程中我們慢慢感覺到那個物質極具匱乏的地方人們因為擁有強大的信仰卻依然感到快樂、幸福,飛禽走獸因為信仰的氛圍與人們的行為而變得和諧共存,山河大地因此也變得渾然天成。 很多拍攝的精彩內容都是意外地捕捉到,如遇到四處拜佛的盲人女孩讓楊延康老師留下熱淚、楊延康遇見獨自守著圣湖三十多年的赤腳大師而激動地牽手前行…感受到同他行走拍攝的過程也是一個自我內心提升修煉的過程。他用心去感受這一切,用心去體悟這一切,用鏡頭去記錄這一切。正如佛法講的一樣,“所有的外境都是自己內心的投射。” 藝術家更是有深入的體驗才能有作品完美的體現。所以后來我們就把片名改成《心象》。“ 以自己的內心為鏡子,照見萬物為象。”這既是佛法修行的方式,也是藝術家創作的要點。

       電影的背景信息

       中國大陸當代紀實攝影家楊延康拍攝的專題照片《藏地十年》獲得德國“亨利·南恩”HENRI NANNEN PREIS 2009攝影大獎。 2014年我們跟隨他再次踏上行走了十年的藏區道路,從四川,西藏到青海、甘肅多個地方記錄這個全民信仰佛教的地區。自然惡劣的高原環境下生存著的人們敬畏神靈,感恩大自然,信仰藏傳佛教。

       當得到楊延康允許后我同兩位攝影師王琨鐠,王瑞聰商量共同拍攝這部紀錄片,后來他們的深圳市祿來傳媒有限公司成為這部片子的投資方,他們兩位并擔當制片人,攝影師,司機和其他職務。因為資金有限,我們第一次拍攝我們攝制組總共只有6個人,只有開上自己的兩部車從成都出發拍攝,經過四川北部到達拉薩并去到日喀則等地方?;貋砗蟾杏X內容不夠豐富,又追加投資。在當年冬天從青海西寧再出發向南拍攝,經過甘肅南部到達成都。走遍早年西藏覆蓋的區域。這次拍攝我們攝制組也只有5個人。一路上嚴寒和高原反應嚴重影響拍攝進度。在青?,敹嗫h城副攝影王倫因為高原反應非常嚴重而送進醫院,拍攝幾乎終止。后來大家在克服種種身體和環境的困難后順利完成拍攝。后期邀請錢喻導演加入,和加拿大音樂家Stephen Emery(斯蒂芬.埃梅瑞)量身定制音樂給影片進行了提高和升華。

       電影制作過程中的感動

       在拍攝中遇到很多感動的意外,感覺像是上天的安排一樣。一次在拉哲寺拍攝,遇到一位盲人女孩,她的哥哥騎摩托帶著她和奶奶走在各個寺院拜佛,楊延康給她們拍攝照片后坐到臺階上聊天。女孩的身世讓楊老師留下眼淚。后來吃飯的時候我們一直在討論這個女孩話題:如果在其他沒有信仰地方可能有這樣的遭遇會怨天尤人,信仰佛教的藏民會用禮拜佛像的方式來懺悔自己的業障(錯誤)從自己的角度來找問題。

       圣湖邊有位守護三十多年的出家人,他把別人供養他的錢拿來請人在湖邊的石頭上雕刻經文,希望每一個來到圣湖的人都能接觸佛法的智慧。因為常年不穿鞋,大家都稱呼他“赤腳大師”。楊老師一直聽說過他的名字,十年來他兩次圣湖都沒有見到過他,這次第三次來到這里,一到門口就見到“赤腳大師”,楊老師和我們都非常激動。我們同大師講明來歷后他一直陪伴著我們整個下午。在湖邊大樹下他同楊延康一起誦經,當時大家都特別投入,楊老師閉上眼睛同他一起唱誦,我們都感覺到感覺到一種強大能量包圍著自己,也就是我們影片中拍到他睜開的那個精彩鏡頭。那個下午我們都感覺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