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姐瑪”歌唱組合由藏族三姐妹組成。親親三姐妹就是三朵盛開的花,一朵是牡丹,一朵是雪蓮,另一朵是蘭花,她們清純如歌,不慕鉛華,競相開放在祁連山脈的雪域高原上??犊虑逡?,明轉出天然,她們的歌,既蘊含梵音的清遠,更葆有中國大家庭的親和。
可有誰知道,每一朵花都蘊藏著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

雪域高原,走來美麗的三朵花

“央姐瑪”歌唱組合,是從祁連山脈雪域高原走來的、惟一個由親生三姐妹組成的音樂組合。“央姐瑪”藏語意為“妙音少女”,三姐妹分別是大姐拉姆措、二姐央金拉姆、三妹岱藏卓瑪。
2001年,在新世紀中國中央電視臺第一個春節聯歡晚會上,三姐妹以一曲《三朵花》亮相,短短兩分鐘,她們清澈如金石般的歌喉便將觀眾帶入遼闊無垠的雪域高原。
大姐拉姆措是著名青年歌唱家,也是目前藏歌的領軍人物,現為武警文工團獨唱演員(大校),曾獲中國民歌大賽金獎、1996年中國音樂電視大賽金獎等多個獎項,先后為《荊柯刺秦王》、《文成公主》等多部影視劇演唱主題曲。
親親三姐妹,猶如盛開的三朵花,且每一朵花都綻放著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

告別羊群告別草原,拉姆措走向世界



 

拉姆措三姐妹出生于甘肅天祝藏族自治縣華銳•夏瑪草原一個貧苦的牧民家庭,兄妹六人中,“央姐瑪”是最小的三個。
靜靜的瑪雅雪山,潺潺流水的金羌河,華銳•夏瑪草原遍地的牛羊,是三姐妹家鄉的真實寫照。拉姆措和兩個妹妹就是在這樣令人心醉的地方度過了美好的童年。
在拉姆措眼中,阿媽丹春措姆是世上最仁慈善良的母親,她心靈手巧,織得一手人見人愛的好織布;阿爸洛布更是世上最勇敢勤勞的父親,大字不識的他,腦子像計算機,家里的500多只羊,每一只他都取了名字,每天放牧回家,他只需掃幾眼就能知道哪只羊還沒有回圈。
丟了的羊自然有人負責,那就是家里的那只叫“登克”的黑色藏獒,“登克”藏語為“特別英雄”,勇猛無比,每次見到狼,它便像箭一樣沖過去……
拉姆措和妹妹們從會走路起,便揮舞著鞭兒“馳騁”在草原上,或許是傳承了藏族人特有的嗓音,高山流水賦予的音樂節拍,三姐妹就像三只小百靈一樣,打小歌就唱得特別棒。
“拉姆措”藏語為“海的女兒”。按照當地的習俗,女孩子是不必要上學的,然而阿媽丹春措姆卻不這樣想,她特別羨慕文化人,深知惟有有了文化才能將孩子們送出草原。
11歲那年,拉姆措如愿以償地上了小學一年級。除了刻苦學習外,唱歌成了拉姆措惟一的愛好,她那清澈、高亢的嗓音深得鄉親們喜愛。
1980年初,天??h民族歌舞團招收演員,在200多人的報考隊伍中,14歲的拉姆措以一曲《祝酒歌》連同美麗的舞蹈,獲取了一個寶貴的名額。她被錄取了。
得知女兒要到縣里的歌舞團當演員,阿媽和阿爸興奮得淚流不止,幾天幾夜沒有合眼。為了給拉姆措湊夠盤纏,丹春措姆把自己戴了幾十年的珍貴的藏族手飾偷偷地當了出去。就這樣,14歲的拉姆措含淚第一次走出了自己的家,走出夏瑪草原。
那時,妹妹央金卓瑪剛剛懂事,而小妹岱藏卓瑪才幾歲。離開家的那天,拉姆措俯身輕吻著兩個妹妹喃喃地說:“你們一定要聽阿爸阿媽的話,等姐姐有出息了,一定會把你們帶出去。”
初進歌舞團,拉姆措特別想念兩個妹妹,不過連她自己都吃驚的是,她的飯量特別大,一頓能吃5個大饅頭,這一月18元的工資怎么能給兩個妹妹省下來??!吃了幾頓只有過年才能吃到的“芍子面”后,拉姆措又開始吃起了和在家時一樣的飯——開水就糌粑。
整整三年,拉姆措就這樣堅持了下來,因為舍不得吃肉,她變得很瘦小,她攢的錢全部成了兩個妹妹的學費。
三年的錘煉,使拉姆措很快成為團里的“臺柱子”,因其嗓音獨特,她很快被調至甘肅省民族歌舞團。為了讓她繼續發展,團里又送她到中國音樂學院、中國民族大學學習。學習過程中,高原賦予她的歌喉再次使她得到眾多老師的青睞,不久在老師們的力薦下,拉姆措考上了上海音樂學院。
短短幾年,拉姆措便完成她在音樂生涯中的三級跳,畢業后的拉姆措很快便嫁給了與自己相戀6年的戀人——才讓扎西,倆人雙雙到了中國大西北。
1992年,拉姆措獲得“五洲杯”中國歌手大獎賽第三名,一時間她成了西北地區文藝界的“寶貝”,很快又被調至蘭州軍區歌舞團。
1996年8月,拉姆措參加中國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的節目排練時,遇到了國家武警文工團的領導。文工團領導見她的歌唱得那么好,說什么也要想辦法將她調進團里。在多次努力下,這年10月拉姆措接拿到了調往北京的調令。
真正要離開,才知道分別的痛苦。
拉姆措的公公是甘肅省民委領導,公公和婆婆都是藏族人,夫妻倆特別疼愛這個兒媳婦。得知兒媳要調到北京,婆婆落淚不止,怎么也舍不下,丈夫才讓扎西也為此整整沉默了三天??粗患胰送纯嗖豢暗臉幼?,拉姆措找到了當時的同事、如今已是央視著名主持人的朱軍,朱軍對她說:“你傻啊,多少人想去都去不了呢,兒女情長雖然難以割舍,可是北京,那確實是一個展示自己的大舞臺??!”
第四天一早,就在拉姆措去意未決時,才讓扎西早已為她收拾好了行李,告訴她說:“你走吧,家里的老人由我來照顧。”一向堅強的拉姆措,眼淚“嘩”地一下涌出眼眶。
就這樣拉姆措從草原一步步走入了北京,并日漸成為了藏歌的領軍人物,多次隨一些藝術團出訪歐美國家。
拉姆措走出了國門,她的歌聲也走向了世界,她一下成為華銳•夏瑪草原人的驕傲。每一次回家演出,齊刷刷的掌聲總是讓拉姆措淚流滿面。

 

 

用歌聲放牧,央金要做回報家鄉的大事情

成名后的拉姆措除了牽掛兩地分居的才讓扎西和孩子、公婆外,更多的是兩個妹妹的成長。不過令她欣慰和自豪的是,二妹央金拉姆于1993年考上了西北民族大學藝術系,一舉成為夏瑪草原第一個大學生。
提起二妹,拉姆姆總是心疼得想掉淚。
央金拉姆藏語為“妙音天女”,她出生的時候神靈就賦予了她一副金石般的嗓音,她的歌聲清脆得就連吃草的牛羊也會不時停下來側耳傾聽。央金總是用自己的歌聲放牧,每天清早,牛羊便“聞歌而動”,放牧的日子,草原上留下了央金太多開心的往事。
央金瘦小、柔弱。她正值襁褓中嗷嗷待哺時,家里那只花母羊便不幸死掉了,沒錢治病的阿媽又斷了奶,可憐的小央金餓得只要一哭就會東倒西歪。有一次拉姆措背她到草原放牧,小央金哭了一聲后竟然暈死過去,到了醫院,當醫生告訴阿媽小央金是缺乏營養時,阿爸阿媽抱著這個柔弱的女兒心疼得一個勁兒地掉眼淚。
在姐妹三人中,央金拉姆最膽大也最機靈,更能吃苦,家里的牛羊只要一丟,總是央金去尋找。有一天家里丟了三只羊,為生活所愁的阿爸又喝醉了酒,家里那頭藏獒也在前幾天因病死去了,沒有一個人敢去找羊,這時候央金不顧勸阻,在漆黑的夜晚一個人唱著歌跑向豺狼出沒的森林里。阿媽見狀,只有含淚為女兒不停禱告:她心疼女兒,也更心疼那幾只羊??!午夜時分,山那邊傳來了歌聲,央金哼著歌牽著羊回來了。從此家里只要一丟羊,央金便是那個找羊的少女……
央金拉姆心志遠大,聰穎有加,凡事都不服輸。然而就在拉姆措一心培養她、想著她早日來到北京和自己一道登上音樂舞臺時,一個消息險些讓拉姆措暈倒——剛讀大二的央金退學了。
原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央金拉姆認識了一位漢族大姐,兩人一見如故很快成為知己,共同的理想使她們走在了一起,央金決定要走一條不平常的路——發展藏藥事業。
央金的退學令夏瑪草原所有人都震驚了,草原人在為她抱憾的同時,也為她默默祈禱。從此瘦小的央金便背起蔞子走上祁連山脈采集藥材,經常一走就是數月,每次回來,都被太陽曬得像個黑人一樣,讓全家人心疼不已。
央金拉姆蓽路藍縷的開拓精神和百折不回的創業精神使她很收到了成效,公司開發的藏藥走入千家萬戶,造福眾生。因為工作出色,不久央金便成為青海地區的經理;再后來,她又一鼓作氣來到了北京,成為北京地區的負責人。
姐妹相見,拉姆措緊擁著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央金拉姆淚水漣漣??吹浇憬愕母璩聵I如此成功,央金在為姐姐驕傲的同時,心中不免也有些失落:自己也是那么熱愛歌唱事業??!
既然姐姐的歌聲已經走向了世界,那么自己的藏藥事業也要走出國門。一向好強的央金不愿輸給姐姐。
因為拉姆措幾乎天天在外面演出,而央金也一直忙于自己的藏藥事業,姐妹倆雖然同在北京,可是見上一面卻太難太難。
那是1999年7月的一天中午,拉姆措怎么給妹妹打電話也無人接聽,不知撥了多少遍,央金才有氣無力接了電話:“姐姐,你快來,我不行了。”
待拉姆措心急火燎趕到央金所說的地點時,一下驚呆了:妹妹已暈在了車里。原來央金準備到加油站加油,不想由于烈日炙烤、體力太差加之睡眠不足,她中暑了!抱起妹妹,拉姆措心疼得哭了:“央金,你和姐姐一起唱歌好嗎?我們一起唱,一定是最好的民族組合,你不要再堅持下去了,這樣下來,我怕我會失去你這個妹妹??!”“姐姐,等我再干幾個月,我就聽你的話,你不知道我偶爾在電視上看到你唱歌時,我是多么的羨慕??!你知道妹妹我也是那么熱愛歌唱事業,可是姐姐,我們草原人太窮了,生不起病,我們該有自己的藥??!”
央金實現了她的諾言。幾個月后,在聯合國組織的由日本、韓國、美國等眾多國家參與的專家會議上,她代表奇正藥業介紹了藏區經濟發展的案例。而正是通過央金,許多內地西醫、中醫專家才知道、了解了藏藥。
和姐姐在一起,央金拉姆漸漸找回了唱歌的快樂,不久她從奇正藥業退了出來。生來就是一只百靈鳥,她要把歌喉展示給喜歡她的人們。

音樂讓三姐妹的心永遠連在一起

兩個女兒都到了北京,這令同是76歲的阿爸和阿媽特別自豪,兩位老人是多么想到北京看看女兒,看看“傳說”中的北京??!
1999年底,拉姆措將阿爸阿媽接到了北京。第二天,兩位老人在拉姆措的帶領下,一大早便來到了天安門廣場。當老人遠遠地看見天安門前懸掛著的毛主席像時,激動的淚水唰地便流了下來。那一刻拉姆措決定要讓老人在北京安度晚年,一定讓他們天天來看毛主席。
時間一長,阿爸阿媽卻住不習慣了,因為兩個女兒各自忙事業,沒有人陪伴的老人開始想念起草原和家中的牛羊,特別是一直在照看家的小女兒岱藏卓瑪來。
岱藏卓瑪,藏語為“吉日的度母”,岱藏身高1.70米,有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打小就是哥哥姐姐們爭寵的“象征”。她天性自由、奔放,喜歡無拘無束,小學一畢業她便守在整日放牧的阿媽身邊。岱藏和姐姐們一樣,歌唱得好聽,不同的是,她的舞臺是翡翠般的草原和飄著酥油茶香的牧民氈房,還有那一出門就可看到的皚皚雪山。
看到阿爸阿媽想念小妹,拉姆措便寫信讓哥哥幫忙看家,要岱藏來北京看看,順便陪陪父母。
2000年春節后的一天,岱藏來到了北京,這是三姐妹首次走出草原的相聚。見面的那一刻,三姐妹情不自禁地相擁著跳起舞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個人臉上都流淌著幸福的“小溪”。
初到北京的岱藏特別好奇,但僅過了幾天,她就呆煩了,一幢幢高樓大廈讓她透不過氣來,她在北京找不到唱歌的感覺,遠沒有大草原上那種舞著鞭兒、趕著牛羊的愜意。阿爸阿媽本來也覺得住在樓房里如同住鳥籠一樣,特別憋屈,又聽岱藏來說起家里牛羊的事,更加呆不住了,一心想回到家鄉。
帶著阿爸阿媽回到家不幾天,岱藏就給拉姆措打來了電話,她說,阿爸阿媽一回家,便站在院子里對著藍天白云,眼淚流個不停,看來他們這輩子也無法割舍這與生俱來的高原情結。
到過北京后,岱藏增長了不少見識。其實,她也想和姐姐們一起唱歌,可是不羈的天性又使她無法忍受束縛。
2000年6月的一天,岱藏突然一個人來到了北京,拉姆措很想將妹妹留下來,讓她好好學習聲樂知識??墒侨螒{怎么教,岱藏也沒有興趣,沒幾天她竟然失蹤了。兩天后,她從老家打來了電話,說自己在北京呆得沒意思,回家放羊了。
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小妹妹,讓兩個姐姐拿她沒有辦法。
凡是聽過岱藏歌唱的人,無不為她的歌聲所打動,她的歌聲純如白雪,又像草原上生出的嫩草,透著一股清新、稚嫩。從她的歌聲中人們可以感受到如詩如畫的藍天與白云相間的雪域高原。
中國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的導演很快得知了拉姆措的兩個妹妹也特別會唱歌,于是想找三姐妹試唱。
電話里聽姐姐說要到央視唱歌,岱藏又興奮又害怕,心想:在中央電視臺唱歌,那不等于是在十幾億人面前唱嗎?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竟有些膽怯了。
姐姐好說歹說,岱藏又來到北京,在央視錄音棚,她一進門便看見了同為少數民族歌手的騰格爾,她一下傻眼了:騰格爾不是飄在天上的嗎?后來姐姐們才知道,岱藏十分喜歡騰格爾的歌聲。
央金、岱藏兩姐妹的嗓音震撼了中央電視臺晚會的導演。特別是岱藏,她一開口,便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真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人們感覺她的聲音猶如從天上飄下來一樣。稱作“天籟”,當之無愧。導演當即決定要他們三姐妹同臺演唱一首歌。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讓三姐妹欣喜得忍不住當場落淚。
2001年,在新世紀中國中央電視臺第一個春節聯歡晚會上,三姐妹以一曲《三朵花》亮相,短短幾分鐘,她們清澈如金石般的歌喉便將觀眾帶入遼闊無垠的草原和藍天白云相間的雪域。
2001年5月,在西藏召開的由聯合國等十余個國際組織參加的國際扶貧與環保會議期間,她們成功地舉辦了一場“央姐瑪”藏族三姐妹音樂會,事后就連美國一些挑剔的音樂雜志也被三姐妹的音樂所折服,連稱她們的音樂不僅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
《三朵花》的成功,讓這三個藏族親姐妹有了成立一個歌唱組合的想法,不久,“央姐瑪”歌唱組合便成立了,這是國內也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由同胞三姐妹組成的音樂組合。
如今,三朵花分開三處:拉姆措在北京,央金已嫁到了臺灣,岱藏依然在高原過著放牧生活;但只要有演出,三姐妹便會同一時間到達演出地點,美妙的音樂永遠將她們的心連在一起。與生俱來的歌唱天賦使她們不用天天排練,只要一開口,就是一首原汁原味的藏歌。
親親三姐妹,就是美麗的三朵花。如果說大姐拉姆措是草原上盛開的雍容華貴的牡丹花;二姐央金拉姆是雪山頂上柔中帶剛的白色雪蓮花,那么小妹岱藏則是湖畔一株溫馨碧綠的蘭花。
三朵花不慕繁華享樂,深植于祁連山下,她們的心不僅永遠朝著雪域高原,向著中國大家庭,更是向著世界燦爛地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