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廣大歌迷和網友向才吉贈送潔白的哈達

2008年11月23日,高原古城西寧陽光明媚,在青海民族學院的團委辦公室見到了青年歌手多哇•才吉。才吉于今年6月份從青海民院畢業,并留校在校團委工作。受青海湖網站的委托進行了這次專訪。一直以來都有采訪才吉的這個念頭和愿望,她是八零后的藏族女歌手,無論在西藏音樂圈或者西藏青年人中,是比較有爭議或者被關注程度較高的歌手。在沒有見到才吉前我和大家的感覺一樣,才吉從外表、音樂到臺風所傳達的都是較多的時尚、前衛和流行元素,但是在和才吉交談了一個上午后我看到了才吉的另一面:傳統、含蓄,一個十分乖巧善良的藏族姑娘。當然,采訪的重心都是圍繞音樂展開,輕松愉快的對話中讓我深深的感受到才吉的樂觀和淳樸。

拉吉卓瑪:一曲《阿覺啦》成名,成名后有什么變化?
才吉:那會兒我才十七八歲,當時自己心里上也沒有什么變化,老師和班上的同學見到我都會說在哪在哪聽到我的歌了,然后自己就偷偷地開心。有時候走在街上聽到在放我的歌,旁邊的朋友就會很激動,而我特別緊張,感覺很害羞。

拉吉卓瑪:是怎樣踏入歌壇?
才吉:從小就很喜歡文藝,經常參加學校組織的文藝活動,跳舞、朗誦比較多,不過很少唱歌,在上大學的時候,學校有校院歌手比賽,班上會推薦我去,慢慢的就喜歡上了唱歌,第一次拿獎是2004年參加全國電視青年歌手大賽獲青海賽區通俗組第一名,從那開始對自己在唱歌方面有了信心,也是通過那次大賽認識了著名的作曲家更噶才旦老師,以及加貝老師等一些前輩,從而正式的走進了歌壇,演唱了《阿覺啦》、《情思》、《之間》等歌曲。

拉吉卓瑪:歌曲《花湖》可以說是你的一次成功的突破,從唱功、表演和MV的制作等方面和以往作品比較顯的成熟很多,但是在MV中你的一席黃色長裙還是惹來了同胞們的一些非議,從宗教的角度上來說,俗人穿黃色服裝是不被允許的,對于這些問題你是怎么看的呢,可以介紹一下當時的一些情況嗎?
才吉:歌曲《花湖》是亞東老師親自導演的專輯《月光落地的聲音》中的一首歌曲,當時其實是為亞東老師量身定做的,后來不知怎么的就又叫我試唱,試唱幾遍后感覺自己特別喜歡這首歌曲,這種民族風格也是以前沒有嘗試過的,唱慢歌需要在唱功和感情的投入上加強很 多,自己也是將一直以來積累的一些經驗運用和釋放出來,然后很順利的錄了音。拍攝MV是在若而蓋大草原上,雖然是5月份,但是在草原上特別冷,我穿著紗裙還要表現的很陶醉、舒暢,在草地上赤腳奔跑,而旁邊的工作人員都是穿著軍大衣的。說到服裝,開始是劇組讓我自己帶,我帶了一整箱過去,他們只選中了我的藏裝,而歌曲需要呈現一種花仙子的形象,負責服裝的工作人員就只能就近去若而蓋縣城,買來彩色的布料,連夜趕制了MV中我穿的一紅一黃的看上去很飄逸的連衣裙,當時沒有考慮太多,只是想著怎么樣去貼近歌曲要表達的意境,使得整個畫面色彩感更強。很多事情都是這個,做的時候感覺已經很完美了,但是過了以后會發現很多細節上的不足,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會更加注意細節,減少遺憾的發生,在這里也要向指出不當地方的朋友說聲感謝,希望能繼續關注才吉!

拉吉卓瑪:對于藏族女歌手來說著裝應該是個很頭痛的問題吧,穿藏裝會感覺歌手都千篇一律,沒有心意等,穿的很時尚流行,很多同胞從觀念上又很難接受,而你的演出服裝大多是時尚中帶有濃厚的西藏風格,也是在某種意義上引領著西藏年輕人的著裝潮流,說說你對服飾的獨到見解?
才吉:我的演出服大多都是自己設計搭配,剛開始我根本不會打扮自己,感覺是自己精心設計過的造型,但是一下臺會有很多人告訴我,才吉你今天怎么穿成那樣,一點也不好看……,尤其是我的父母經常不認可我的演出服風格。隨著演出的增多和自己的琢磨,發現還是要和歌曲搭調,從聽覺和視覺上給人一種統一的感覺就好了,并且不管穿什么樣的服裝,搭配恰當的藏飾是必不可少的,哪怕是一個小小的掛件。

拉吉卓瑪:現在你再去回頭看以前的作品會有什么感受?以及最快樂和最艱難的各是什么時候?
才吉:雖然現在看以前的作品會感覺很青澀,甚至很多不足,但是以前唱歌是很單純的只是為了唱歌,不會顧慮很多問題,比如市場等一些和音樂本身沒有多大關系的因素,但是慢慢的開始有雜念,產生一些壓力,各個方面的都有,會去考慮和擔憂西藏音樂的現狀和未來,有時候甚至有點失望,激情和精力也不比從前了。我會經?;貞泟傞_始唱歌的那段時期,那會兒應該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尤其在和劇組拍攝外景時,整天笑個沒完,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最難的時候應該是今年8月份參與拍攝青海省首部電視電影《念青唐古拉的陽光》的經歷,當時是在祁連拍攝,在一個山溝溝里呆了一個星期,沒有水電,住的是帳篷,但是那些苦都不算什么,就在拍我的第四個鏡頭時,那是一組騎馬的鏡頭,那匹馬很倔,沒跑幾步就脫韁了,我從馬背上摔下來,右臂骨折很嚴重,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就這樣失去了拍這部戲的機會,當時心里很難過,感覺錯過了一次很好的機會,那個角色我很喜歡,一位淳樸的藏族少女,一段純潔的愛情故事,到現在還感覺有點遺憾。


才吉接過哈達向一直關注她的朋友表示感謝

拉吉卓瑪:出道這么多年什么時候打算出個人專輯?
才吉:怎么說呢,我們藏族確實是個能歌善舞的民族,有很多人唱歌都非常好,而專業歌手中做的很成功的很多,像亞東老師、阿佳組合和根呷等等,但是,目前西藏音樂整個有點雜,個人專輯質量參差不齊,作為歌手最想的就是出專輯,我也不例外,只是還需要積累更多的經驗,在想法和實際情況都很成熟的時候會拿出自己的成績單。

拉吉卓瑪:你的作品大多是流行音樂,是否會在以后的演唱中大膽的嘗試其他的風格?
才吉:說心里話,一直以來感覺自己還沒有唱過內心真正喜歡和滿意的音樂,我想要的一月偏向于世界音樂,帶佛教色彩,特別渴望演藝那種很魔幻有生命力的音樂,后來薩頂頂一出道,我知道她的音樂就是我所渴望的那種音樂,再比如朱哲琴的音樂,都是很大氣,又有深度和內涵……想法一直都有,但是由于各個方面的不成熟,所以也沒有勇氣去嘗試,本身的綜合素質、周圍環境、主流文化等等因素也很重要,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呈現一種與以往不同,做能打動自己、打動聽眾的音樂。

拉吉卓瑪:做歌手難免會有人提出批評的意見和一些對各個方面的否定,你是怎樣去克服和排解呢?
才吉:在剛出道的時候確實有很多人否定我,甚至罵的很難聽,心里是很委屈的,感覺自己很努力的唱歌,付出了很多,怎么還會有人罵我,但是后來也就不怎么去在意那些了,漫漫地也感覺鼓勵和支持的聲音多了,來自朋友、同學尤其是家人的支持讓我很安慰。

拉吉卓瑪:在青海民族學院上學到留校,應該對民院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吧!
才吉:是啊,我和民院太有緣分了,初中一畢業就來到了民院,那會兒是一種3加2的招生形式,5年大專畢業后又上了2年的本科,在學校7年,現在又留校,自己和家人都很開心,感謝民院給了我很多機會,在這個我最熟悉的大家庭老師和領導都給予了很多的照顧和支持,不管是在學習、生活、歌唱和工作上,所以我很珍惜現在的工作和機遇,希望不辜負所有幫助過我,關注關心我的人。

拉吉卓瑪:你主演的數字電影《天邊的情歌》獲得電影頻道第八屆數字電影百合獎優秀影片獎,并且和歌手扎西頓珠擔任了頒獎晚會的演出嘉賓,對出演電影《天邊的情歌》有什么感受,有沒有想過去北京全面發展自己的演藝事業?
才吉:在電影頻道第八屆數字電影百合獎頒獎晚會上,我和扎西頓珠合作演唱的是,電影《天邊的情歌》的主題曲《在那遙遠的地方》,這部戲是我第一次參與電影拍攝,差不多是本色表演,塑造生活在牧區的藏族少女的單純、淳樸的性格特點,那是一次非常愉快和難忘的經歷。對于去北京發展曾經也嘗試過,2003年在北京學習影視表演有半年多,當時非典很嚴重,家里人一再要求我回青海,回來后就再沒有想出去到大城市發展的想法了,到現在也有很多老師和朋友權我應該去北京發展,就像阿佳組合,做的很成功,但是我還是希望自己能考研,繼續在自己的文學專業上充電,而唱歌和拍戲會當做副業去對待。


采訪是在青海民族學院團委辦公室進行
 

拉吉卓瑪:目前很多歌迷建議和渴望我們的歌手盡量能夠母語演唱,對此你有什么看法,感覺提倡母語演唱有何意義?
才吉:也有很多人問我,相比剛出道的時候,怎么母語歌曲少了?怎么說呢,在我看來首先演唱母語是必不可少的,是對本民族文化的一種繼承和發揚,其次演藝漢語歌曲或者其他語言的歌曲,比如英文歌曲,作為歌手都是有必要去嘗試的,藏族歌手不能只在自己的圈子里自娛自樂,需要走出去,是在把藏族的音樂連同文化介紹出去,而語言只是個媒介,不過母語歌曲是西藏音樂的生命,希望在以后的演唱中能帶給大家更多更好聽的母語歌曲。

拉吉卓瑪:在今天的交談中我認識了一個樂觀、平和、坦率和理智的才吉,希望你在你所擅長的領域走的更遠更好,最后,對一直支持你的歌迷以及廣大的網友有什么要說的嗎?
才吉:祝福吧(才吉雙手合十),就像拜佛,我們藏族人都會為眾生祈福,所以我祝福大家平安、健康、事事順心!